建筑所的那些事兒
時間:2012-09-14 瀏覽次數:

走進城建院建筑所,會不由地被一種緊張卻又充滿活力的工作氛圍所吸引。一聲聲節奏明快的點擊鼠標和敲擊鍵盤聲,猶如歡快的樂曲,鳴奏著這個年輕團隊為打贏新一輪出圖攻堅戰奉獻拼搏的華彩樂章。

“小”集體的“大”責任

城建院建筑所于2009218日正式成立,現有員工94名。作為目前全院唯一一個建筑所,他們承擔著2 0多個城市地鐵,近160個地鐵車站、10余條大鐵路線的20多個車站的設計任務。雖然人數上是當之無愧的鐵一院第一大所,但是與其承擔的任務量來比,依然是超負荷運轉。

據建筑所所長張世升介紹:地鐵車站設計是建筑所承擔的主要任務。地鐵設計有著任務集中、設計周期長,需要現場設計、長期出差的特點,而建筑專業又具有從總體方案設計到初步設計、施工圖設計及配合施工等全程跟進的專業特點。由于任務量的快速增長,各片區均面臨著繁重的工作壓力。為了做好全院20多個城市地鐵的現場工作,建筑所長年出差人員平均都在30人左右。自7月下旬以來,建筑所迎來了蘭州地鐵1號線初步設計(19站)、烏魯木齊總體設計(21站)、西安地鐵4號線總體設計(10站)、廣佛環線(61段)、中川至蘭州初步設計(6站)、石家莊地鐵初步設計(3站),廣州21號線工點、咨詢投標,蘭新線甘青段站房(8站)、咸陽西站、渭南北站施工設計等一大批項目的開放設計工作,年底又面臨著重慶地鐵六號線1期、杭州地鐵1號線、哈爾濱地鐵1號線即將開通,使建筑所承擔的任務量呈現出高峰密集的特點。進入7月以來,隨著廣佛環施工圖設計、西安地鐵4號線初步設計等項目的實施,建筑所將面臨著更大的壓力。

然而,就是在這樣的重重壓力下,這支平均年齡只有30歲的年輕團隊,不但經受住了重重考驗,還演繹出一幕幕感人至深的奉獻故事。

任務不完成,絕不下火線

初見賈杰,會覺得他是一個文靜秀氣的男孩,但是他對待工作的那股子韌勁,卻讓人刮目相看。雖然參加工作不到兩年,但他憑借自己的積極主動和良好的悟性,成為了建筑所的骨干之一。2012710日,他終于抽空完成了婚禮的準備工作,迎娶了美麗的新娘。新婚第三天,他就出現在了辦公室,因為他知道所里人手緊張,他負責的項目離不開人。他參與的沙特麥加輕軌項目要在北京集中,當時所領導很為難,覺得他剛結婚就派去出差于心不忍,可是派別人去,又擔心完不成任務。賈杰卻主動請纓,和項目組一同奔赴北京,經過一周高強度的集中工作,圓滿完成了任務。返回西安的第二天,又遇上廣州地鐵投標急需人手,他再一次急工程所急,想集體所想,毫無怨言的加入到繁忙的投標工作當中。

風雨無阻的“小燕子”

張燕,被建筑所同事稱為活潑美麗的小燕子。兩年前,她與所里帥氣能干的小伙子同慶組成了美好的小家庭。干地鐵出差時間長,所里為了讓他們平時能多些在一起的機會,就安排他倆共同參與青島片區地鐵設計工作,但由于所里人手緊張,同慶又是青島片區建筑專業負責人,經常在設計現場,兩口子依然聚少離多,連生小孩的計劃也是一拖再拖。今年上半年,同慶又被調到新開辟的烏魯木齊片區,承擔起烏魯木齊地鐵一號線的建筑副總體工作,在妻子懷孕期間,他基本上是烏魯木齊和青島兩地跑,而張燕也和大家一樣,默默地堅守崗位,直到臨產的前一天,她還在兢兢業業地忙著手頭的工作。719日清晨,小兩口沒有像往常一樣準點來單位上班。不一會兒,同慶的電話來了,請所里先幫他頂兩天工作。原來前一天晚上下班后,兩口子就直接從單位去了醫院,凌晨2點半,他們迎來了76兩的龍寶寶

“神秘前輩”李選康

42歲的李選康,在平均年齡只有30歲的建筑所里,算的上是老同志了。奇怪的是,所里面認識他的人卻并不多,因為從建筑所成立之初,他就因為沙特項目的需要,直接進駐現場開展設計,一待就是三年。三年來他基本上只有春節放假的那幾天才能回來,以至于一直到去年下半年,他在工程間隙回到西安,大家才認識了這位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沉穩的老同志,見識了他工作中的細致和一絲不茍。如今,他又繼續堅守在沙特,為我院的海外項目貢獻著自己的力量。

聚少離多的小夫妻

相比地鐵而言,國鐵項目長期出差的幾率少,但是也有著同樣的工作壓力和別樣的艱辛。康志明、王海琳一對小夫妻雖然同在建筑所從事國鐵項目設計,但他們卻很少能在家里見面。康志明作為所里的骨干,擔任著西寧站站房、漢中站負責人,王海琳擔任著西成線6個車站的負責人,兩個人既要干完自己手頭的設計任務,又要到鐵道部、和各指揮部開會。出差時間雖然不長卻十分頻繁,有時候兩口子一個早晨剛出差回來,另一個下午又要走。有時候他倆白天同時在辦公室,可是晚上回家卻要獨守空房,因為愛人又出差了。有同事戲謔他倆:你們還是一家人嗎?他們也只是微笑著回答:這一切不都是自己的選擇嗎?不都是因為自己對這個專業的熱愛,和對未來的執著追求嗎?

出差達人王亮

2005年院東遷以來,副所長王亮就一直負責北京片區的勘察設計工作,在北京一待就是6年多。隨著城建院業務量的逐步擴展,他負責的片區又增加了天津、石家莊、青島等地。作為城建院在北京項目的負責人,現場的大事小事都要他親自出面協調,工作異常繁忙,每年呆在西安的時間極其有限。幾年來,為了工作他從來沒參加過所里舉辦的活動,也根本無法照顧到家人。他每每回到西安,都會打趣地說:這時候倒感覺像是在出差了,而不是回家、回單位。

楷模大姐彭磊

在建筑所,時常能夠看到女同志晚上帶著孩子加班工作的場景,副所長彭磊就是其中一員。彭磊的老公原來是城建院四所的主管工程師,因工作需要長年呆在廣州,今年1月又從鐵一院南寧項目部調到南寧地鐵公司工作。從孩子出生起,10年來彭磊幾乎是一個人把小孩帶大。四年前,為了一家人能團聚,她也調到了城建院。大半的地鐵片區的管理、民建所總的工作,以及所里的一些管理輔助工作,讓她有點應接不暇。由于工作繁忙經常加班,孩子四年級就開始自己坐公交車放學回家,有時實在沒辦法她也只能像很多女同志那樣,加班時把小孩帶到辦公室,建筑所的小會議桌便成了孩子臨時做功課的寫字桌。

今年暑假期間,建筑所又迎來了新的生產任務高峰期,彭磊把小孩送到了蘭州的父母家里,自己則全身心地投入到設計工作當中,每天晚上都加班到很晚。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,正是她這種認真負責的態度感動了所里的年輕人,許多年輕同志在巨大的工作壓力下任勞任怨、克服了重重困難,自覺加班,從不叫苦叫累,保質保量地完成了一項又一項艱巨的任務。

青年才俊韓超

建筑所‘80主管工程師韓超,不但負責所里的技術審查工作,還承擔著大量的具體設計任務,幾乎每天晚上都能看到他在辦公室加班的身影。今年6月份,韓超的父親病重住院,當時正值齊齊哈爾南站設計關鍵時期,為了保證出圖時間和質量,他始終都沒有請假,一直堅持在工作第一線。照顧父親的重任落到了他年邁的母親身上,母親去醫院照顧父親,家里兩歲的孩子又沒人照顧了,無奈他只好和愛人商量,做通了愛人的工作讓她請假在家里照顧孩子。期間愛人有委屈、有抱怨,倆人也因此還發生過一些小矛盾和爭執。但韓超同志從單位大局出發,始終堅持正常上班,還不時的晚上加班到很晚。在父親住院一個多月時間里,他都是利用休息時間才去過幾次醫院,他覺得愧對父親、母親及家人。有一次母親強忍著眼中的淚水對他說:自古忠孝兩難全,兒子,單位的事重要,你們干的都是些重要項目,不能耽誤!聽了母親的一番話,不知是慚愧、內疚,還是感激與溫暖,頃刻間他淚流滿面。

幾年來,正是這樣一個個平凡卻無比敬業的建筑設計者,用實際行動踐行著一院人的光榮與夢想,涌現出許多感人至深的故事,使得建筑所伴隨著我院建筑專業的發展,尤其是交通建筑領域業務的擴大而不斷壯大。在老同志們的帶領下,夏瀛、何磊、邊振來、尹隴彪、董建輝、霍黎光、程昆、王帥、閆濤、王冰、王得元……這一個個長期在設計一線奔波的小伙子,面對出差,他們或許多少有些無奈,但更多的是心里那份沉甸甸的責任感,那份永不服輸、開拓進取的精神,激勵著他們放下心中的孤寂,盡全力完成肩負的使命,從中學習汲取經驗,迅速成長,不斷超越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丑扑克10手试玩